好久、不見

一个是白,一个是黑,一个是幽默,一个讽刺,于是,构成了文字与画面。

为什么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

秋荷的白鹭
归兮归兮
我独立